当前位置:易索资讯>>易索论坛>>[口 水 吧]
主题
正在载入……
125.111.80.* 于 2019-3-13 21:11 发布于 [口 水 吧] 点击:2391 回复:31

[转载]亲姐弟之间要不要避嫌?

正文
PM 信息 回复 编辑 删除 管理



让我给你们讲一个狗血雷人的故事吧。

我有一个姐姐,比我大不到两岁。我从小就知道我爸妈喜欢我姐,她才是家里的掌上明珠,而我基本就是充话费送的。

例如,我姐买东西,我爸妈都会跟着仔细挑呀选的,非常有耐心,有时我姐实在下不了决心买哪个,他们就一下子两个都买。

可到我这,画风就完全变了。

“这个不行,太贵!”

“那个也太贵!”

“你个小子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,别挑了,就买这个!”


再如,我姐考上重点中学了,我爸激动得不得了,又是请客,又是带我姐回老家报喜,见到人就是各种夸耀。可等我也考上和我姐一样的中学了,我爸就来了一句:“呦,小子考得不错呀!晚上给你吃排骨。”然后就特么没然后了,那顿排骨吃上没吃上我都没印象了。

最让我觉得不公平的是我爸妈对待我们犯错的态度。如果我姐犯了错,我爸妈就是轻声细语地摆事实、讲道理,过后还有做点好吃的安抚我姐“受伤的心灵”。可要是我犯了错,不是关厕所,就是屁股挨巴掌。

我记得有一次我姐把鱼缸打碎了,玻璃碴子、水和金鱼满地都是。我姐当时吓得脸都白了,我则是在一边兴高采烈,乐不可支。

我这样绝对不是讨厌我姐,实在是因为我爸妈总是骂我。如今好不容易看到我姐挨骂,我自然无法控制我“幸灾乐祸”的卑劣人性。

然而,让我没想到的是,我爸闻声冲进客厅,只看了一眼,就黑着脸,气势汹汹地过来要抽我!抽我!抽我!


我当时又气又怕(主要是气的),指着我姐说不出话来。眼看我这顿莫名其妙的胖揍就要挨上,我姐总算及时承认是她弄的。然后,更让我没想到的一幕出现了。我爸凶神恶煞的脸一下僵住了,随即开始费力地恢复平静,再后是费力地挤出一个笑脸。

“小敏,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!这么大的鱼缸砸到身上会出危险的。Blablabla……”


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,我就不一一列举了。

我敢说,以我的童年的不幸遭遇,换成任何一个正常的小孩肯定就废了,轻则抑郁,重则反社会,而我却安然无恙地挺了过来,这主要归功于两点:

第一,我天赋异禀。

具体表现是,智商经常不在线,情商基本没有。别人骂我,我一般都当没听见;即便听见了,我也经常搞不懂其中的意思;即便搞懂了,我也不走心;即便偶尔走了心,我也记不住。

所以,我尽管经历了种种不公,却都能安之若素,即便是对“被多次带到医院检查智力是否正常和是否有多动症”这种极为侮辱人格的事,我都可以泰然处之,并兴趣盎然地积极配合。(我的智力没问题,我小时候就是有点看不懂大人的脸色。有时我爸妈或幼儿园老师都已经极为愤怒了,我还在那嘻嘻嘻、哈哈哈,非要等巴掌重重地打到屁股上,我才能明白他们是生气了。很遗憾,我现在已经不是那么洒脱了! )


第二,我姐对我特别好。

我姐只比我大一岁多,但跟我完全不一样。她从小就是个“小大人”。说话、做事都有板有眼,规规矩矩,无论到哪儿都是文文静静,不仅不会给我爸妈惹事,还非常喜欢帮他们做事。

不过,我爸妈一般不会让她做什么,只让她看着弟弟。因此,她从小就喜欢管着我。特别是我三四岁的时候,我妈因为要演出,经常不在家,我在家里基本都是我姐带,什么喂饭、换衣服、擦屁股等等经常是我姐帮我做。

神奇的是,我姐当时也才四五岁,但居然把我照顾的挺好。“弟弟的水壶要装水了”,“弟弟的衣服要洗了”、“弟弟的头好臭,要洗头了”……这些事经常是我姐催着我爸做。如果我摔倒了或是撞到什么东西,第一个跑来的也往往是我姐。

还有,我小时候吞咽功能没发育好,直到三四岁还在不停地流口水,一会功夫就能弄湿一大片,所以我姐在上幼儿园时,一到休息时间就会跑到小班(她在中班)帮我换围嘴。我姐的孝悌行为把幼儿园的阿姨感动得一塌糊涂,编成故事到处传扬,弄得整个小区都知道我姐会照顾她的“傻弟弟”,有些中老年妇女还专程赶到幼儿园小班来一睹我的尊容。(其实仔细想想我小时候的英雄形象,再加上我整天嘻嘻哈哈地傻笑,也难怪我爸妈会带着我去医院去检查智力。)

由于我姐对我好,我对她几乎没有妒忌心,有时甚至盼着我爸妈多给她买东西,因为无论她有什么好东西,总会分我一些。

至于避嫌,我和我姐在上小学前基本完全没有。我们经常一起洗澡、一起上厕所,有时运气好,我妈还会带我们去外面的公共浴室去洗(玩)上一两个小时。(很遗憾,自从我姐上小学后,我就没有这个福利了。更遗憾的是,我当时觉悟太低,记性也不好,只记得那个浴室的池子真大,喷头真高,还有洗头真受罪,其他的都没记住。)


在晚上,我和我姐也睡在一起。开始是一张大床,上小学后是上下铺。在关灯后,我最想听到的声音,就是我姐小声说:“小北,上来。”然后我就会高高兴兴地爬上上铺和我姐挤在一块(我高兴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太喜欢睡上铺的感觉了)。

不得不说,女人这种生物实在是神奇!我姐平时是很安静的人,话不多,也不喜欢凑热闹,有时感觉比我爸还严肃,但一到晚上聊天,她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,不仅话多,而且说的都是各种八卦。要不是我亲耳听到,真的很难想象,她这么一个在学校被视为“二号班主任”的优秀学生,在内心深处竟然是个八婆。

除此以外,我姐还特爱哭。有时她讲个故事或是说个事情,我觉得完全平淡无奇,但她却已经噼里啪啦的掉眼泪了。也不知道有多少次,我都是在她的泪水中,没心没肺地进入梦乡。可以说,那时的我基本就是我姐的八卦新闻接收器、负能量垃圾箱,以及人肉抱枕和壮胆守护神。(我爸妈如果发现我们挤在一起,我姐就说害怕,让我给她壮胆,其实我姐小时候比我胆大。)

然后就是上初中。

我姐从初一就开始长个、发育,到了高一已经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,而我却不知为什么来了个“生理急刹车”,不长了。我的身高从四年级起就没长过,一直保持一米四几。肥肥的脸蛋、圆滚滚的身体、短小的四肢也都原样保留,甚至连尖锐的童音也没改变。因为我长得实在天真可爱,被广大师生“亲切”地称为“葫芦娃”!(有的老师也非常操蛋!)


那段岁月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阶段之一。在学校是同学的各种歧视和嘲笑,在家是父母的各种愁眉苦脸、唉声叹气,此外还要经常被带到医院接受各种侮辱性的检查,吞咽大把完全没用的药。幸亏我天生没心没肺,否则肯定会留下心理阴影。

在那段时间,我姐对我格外的好。上学跟我一起走,下学跟我一起回家,课间还经常亲自或派同学来看我,生怕我让人欺负(在我的学校,学霸和学生干部比社会哥和大姐大好使)。由于有我姐罩着,我免去了很多实质性的欺负,有惊无险地读完初中,而我姐在我心中,也从一个贴心小姐姐上升为神一样的存在。当然,被我姐全方位关照也是有代价的,那就是我们小区再次流传起“花季少女细心呵护她侏儒弟弟”的动人事迹,一些中老年妇女又开始对我指指点点。


我姐在我心中的形象



再说避嫌这件事。

由于我看上去还是个小屁孩,我爸妈和我姐都没把我当回事。我洗澡或上厕所时,他们如果要拿东西,基本都是推门就进,完全无视我的尊严。有几次我把门锁上了,但他们又强行敲开,并一脸严肃地训斥我:“小孩子锁什么门?”在晚上,我和我姐依然睡一个屋,依然经常挤在一张床上夜聊,唯一不同的是,我姐莫名其妙流泪的次数越来越少,而我却开始爱哭了(没办法,我再没心没肺,也扛不住别人一看到我就唱“一根藤上七朵花”呀)。

顺便说一下,我当年因为没发育,还差点阴差阳错进入娱乐圈。我上初一时,一个剧组要拍部儿童剧,剧情大致是几个好少年关爱一位患病儿童,并让他重获新生。那个剧组的导演本来是到我们学校挑选少年(演员),却一眼就看中了我这个儿童。可能是他觉得训练一个十二岁的半大小子怎么也比训练个小孩容易,所以三番五次地找我做工作,可我当时认为演小屁孩太伤自尊,就是死活不答应,最终使得中国影视界少了一位前途远大的童星。

再后是上高中。

我终于迎来了扬眉吐气的时刻。我的身体在停滞了五六年之后,总算开始发育了,而且发育得非常快,在几年之内就长了四十厘米。我当时感觉,我就是《鹿鼎记》里的胖头陀,被人硬生生地从短粗一下子拉成了细长。这个变化让我欣喜若狂,一有机会就会在同学面前炫耀。你们可以脑补一下,我看到以前那帮低头嘲笑我的孙子,如今不得不仰视我的快感。


你们能想象的到么?当我长出第一个粉刺的时候,我特么高兴得都快哭了。
不过,就在我刚长得和我姐差不多高的时候,我爸妈就把我踢出了我姐的房间。我爸还特意警告我:你小子长大了,该自己一屋睡了。没事别老去你姐那屋!上厕所记着关门,自己洗内裤,别什么事都等着你妈和你姐,Blablabla……

我姐也开始在我面前小心起来。她不再当着我的面换衣服,也不再在我洗澡时进来拿东西,在晚上聊天时,也不再和我睡一个被窝。

至于我。我那时还是像原来一样无所顾忌。这一方面是因为我姐在我心中就是神,地位在某种程度上比我妈还高,我很难把她和一个普通异性联系起来;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姐根本不是我的菜。

我由于发育得太晚,到了初中对男女之事还没有什么想法,可在我快速发育之后,不知是体内荷尔蒙太多,还是性冲动被压抑了太久,我对异性的口味一上来就相当重!当时我的梦中美女都是丰乳肥臀之辈。在现实中,我也只喜欢那些打扮妖娆的女生。


我一度以为,我将来会成为一个BBW爱好者。



但我姐则完全是另一种风格。

我姐从小就喜欢把自己打扮得规规矩矩。头发要仔细扎好,一丝不乱,衣服要整整齐齐,该扣好的扣子要扣好,在我印象中,她即便是夏天在家里也要穿那种带袖T恤。她这种保守风格,再加上她个子高,高中后又戴眼镜,使她看起来非常老成。她不穿校服的时候,经常被低年级的学生认成是老师,我在没发育时和她出门有时甚至会被人认成是母子。



我姐高中时的大致样子。照片中除了头发样式和颜色不一样,其他的都很相似,尤其是那种职场女性的神态,完全不像高中生。(我不是说我姐像妮可,我只是说妮可戴眼镜的这两张照片像我姐。妮可不戴眼镜的样子就和我姐完全不像了。)
因为我对我姐的这种态度,我在她面前相当随便。整天光着膀子在家里乱窜是家常便饭,“老往我姐屋里跑”、“上厕所忘关门”,“自己不洗内裤”,这些事我该做还是做。在我爸不在家时,我依旧会死皮赖脸地和我姐挤在一张床上。对此我都视为天经地义,理所当然,直到有一天,我才知道我是大错特错了。

一天晚上,我和我姐又在一起聊天,我姐又莫名其妙地流泪。因为她已经很长时间不这样了,我决定去劝劝她,可我一转头,却看见我姐没戴眼镜,一双挂着泪水的眼睛,睁得大大的,怔怔地看着我,然后我一低头,又看到了我姐微张的嘴和红润的嘴唇。我当时就感到脑袋突然一阵眩晕,嗓子发干,第一个反应就是要低头吻上去……

万幸、万幸,万幸我还有理智,

还好、还好,还好我姐没注意到我的异常。

我得以体面地转过头去,没做出蠢事,但浓浓的罪恶感让我浑身难受,心在砰砰地狂跳不止,满脑子都是自责,恨自己为什么会蹦出那个可怕的邪念……

正是从那一刻起,我才开始认识到,我姐原来也是个如此漂亮女生,原来也是个如此迷人的女性。

而且,从那晚以后,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经常做一个诡异、甚至有些可怕的梦。

在梦里,我总是找不到我姐,但一转身或转过拐角,却又突然发现她就在我前面不远处,静静地看着我,一双眼睛大的出奇,眼神妩媚而深邃,发着幽幽的光。这幅场景让我有些恐惧,但又十分贪恋,我想转头不看她,却动不了,我想张口喊她,却发不出声,只能默默地与她对望,直到一切都归于湮灭。

这个梦让我非常不舒服,每次醒来都觉得头痛,也害怕看到我姐,但每次看到她,她那稳重可亲的样子又让我释然。老姐毕竟还是那个酷酷的老姐,不是梦中那个既迷人又令人恐惧的精灵。


不过,即便如此,我也终于开始懂得避嫌了。

我不再敢光着膀子往我姐的房间里跑,上厕所也知道关门了,内裤也不好意思丢在洗衣机里等我姐去洗。对于夜聊,我更是谨慎,如果我姐不说,我也不会主动提。在夜聊时,我也十分老实,再也不敢像小时候那样使劲往我姐身边挤,或是伸手抱她,有时我姐的手或头触碰到我的肩膀,都会让我心跳加快。这一切使得原本很享受的夜聊变成了一种折磨。

幸运的是,我姐不久就开始准备高考,我爸妈推掉了所有外出活动,每天在家伺候,我和我姐的夜聊也就结束了。

我姐的高考成绩很好,顺利地考进了我爸妈给她选定的“全国最好的大学”,开始了新生活(所谓最好是因为我爸在那里上班)。

一般来说,在家里住惯了的孩子都不喜欢住宿舍,但我姐却是个异类,在宿舍住得如鱼得水,乐不思蜀。即便我们家离学校才五六分钟的路程,但她也要一周在宿舍住够五天才肯罢休。可能是新环境的影响,我姐整个人都变了很多。

首先变化的是她的形象。我姐在大二时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兼职,每月挣的钱不仅能应付上学的开销,还能剩下一些买衣服和化妆品。有了这些“装备”,再加上大学这所美容院的培训,我姐也开始学会化妆打扮了。虽然她的风格依然是保守内敛,但明显可以感到她变得越来越青春时尚。如果说她在高中时像个小老师,那么她上大学后反而越来越像个小姑娘。

但对我来说,我姐的变化却不全是好事。她每漂亮一分,就离我心中的形象偏离一分,我看她的感觉也就奇怪一分。尤其是有一段时间,她摘掉了眼镜改用美瞳,真吓得我是心惊肉跳。因为我一看到她没有眼镜遮挡的眼睛,就会不自觉地去看她的嘴唇,然后就是头晕。这种感觉弄得我十分尴尬,都不敢正眼看她,还好她后来又戴回了眼镜。


和形象一起改变的,还有我姐的性格。我姐自从住宿舍后,性格开朗了很多。以前她在家里话很少,在我爸妈面前尤为安静规矩,但自从上了大学,话就逐渐多了起来,在和我聊各类校园八卦时,也不再背着我爸妈。我对她这种八婆行径从小看惯了,自然见怪不怪,但我爸妈却是听得瞠目结舌,终于见识了他们的模范女儿的本来面目。

除了话多,我姐的成熟稳重也大为缩水。她从小就是个“小大人”,可在上大学之后,却突然童心复萌,开始尝试各种“新鲜”东西。例如,我姐以前从来不碰游戏,可上大学后,也学着别人打游戏,在一段时间还特别上瘾。不过她的起点太低,只能玩一些很弱智、很弱智的game,但她却乐此不疲,还十分热衷和我分享她的“经验”。有一次,我实在听不下去,就对她说,老姐你的游戏真的很低幼,好玩的游戏有的是,你应该试试别的。然后她就生气了,而且不管我怎么道歉都不行,最后我不得不陪她在4399上逛了一下午,才哄得她开心。

这种事在以前从没发生过。我以前也有时惹我姐生气,但那些都是因为我任性胡闹,像这种因为我说了句实话,她就不高兴,然后我还得哄她的事真是前所未见。从那时起,我才认识到,我姐原来也会耍小孩子脾气和不讲道理。(其实,这件事也不能都怪我姐,我后来才发现,她宿舍的其他女生的游戏品味基本都和她是一个档次。)


总而言之,我姐在上大学后变化很大,虽然她看上去依旧是个文静的女生,但实际上离我心中的老姐形象越来越远。在以前,她就像一棵我可以依靠大树,可如今,这棵大树却渐渐褪变成一株娇弱的花。对于这种变化我很不习惯,却又无可奈何。

有时我和她一起出门,我会习惯性地跟着她走,结果却发现她居然是个路痴(小时候活动范围小,没发现);有时我和她一起做家务,我会习惯性地听她指挥,结果却发现她不仅笨手笨脚,而且力气小的可怜(小时候我爸妈没让我们干过重活);有时我和她一起看电影,一些镜头我觉得毫不恐怖,但她却已经吓得挡住了眼睛(我一直以为她比我胆大);有时我和她一起外出就餐,她竟然会和我抢东西吃,抢到后还是一脸得意(小时候,她有什么好吃的,总会问弟弟有么?)虽然她这些小儿女的稚气和娇蛮只是偶尔闪现,但还是让我觉得非常陌生。

记得我大二寒假的一天,我和我姐一起看球赛。看着看着,我突然发现她已经靠着我睡着了。由于天冷,她把身体缩成一个球裹在我的羽绒服里,只把脑袋露在外边,看上去圆圆滚滚,十分古怪滑稽。我当时注视了她良久,心中充满了困惑:这个像小猫一样睡在我身边的女孩,还是那个曾经为我遮风挡雨的老姐么?

然而,我这点困惑和后面狗血雷人的事情比起来,简直不值一提。

我在大学快毕业的时候,由于已经厌倦了读书,迫不及待地想去职海里闯荡。正好我的一个师兄在深圳创业,邀我加入,我当即就答应下来。对于这件事,我家里人分成两派,我爸认为出去闯闯也好,但我妈和我姐却强烈反对,她们希望我继续读书(我姐那时已经上研究生),如果不读书,也要留在北京工作。

一个周末,我回家发现我姐不在,我爸妈则明显像是刚吵完架,两人都铁青着脸不说话。晚上,我爸单独找我谈话。我以为他是要跟我说去深圳的事,可没想到,他却说出了一段让我惊掉下巴的往事:

二十多年前,我爸还在南方老家工作。一天他和一位关系很好的同事驾车外出,由于下雨路滑和我爸操作不当,车掉进河里。在车沉入河底之前,我爸的同事将他推出了驾驶室,但自己却没能上来。我爸的同事走后,留下了一对妻女,女儿当时还不到四岁,而他的妻子——一个很漂亮女人在半年后就跟人去了新加坡。我爸出于感恩和愧疚之心,将他的女儿接到家中。从那以后,我这个傻小子便有了个姐姐。

这种只会在电视剧里发生的事情把我雷得目瞪口呆,要不是我爸的脸色凝重而严肃,我很难相信这是真的。但是,还没等我从震惊中缓过神来,我爸又说出了另一件他自认为更为惊人的事情:我姐喜欢我,想问问家里人的态度。对此,我妈很高兴,但我爸却坚决反对,因为我爸在把我姐从她大伯家接出来时,她的家人特意说:要好好待她,不要把她当作童养媳(我爸的家乡一直有童养媳的风俗,收养女童在当地是个很敏感的事情),而我爸则承诺:一定不会,而且还要让我姐上好大学,找好工作,嫁好老公。

我爸说这事时用词十分小心谨慎,似乎把他几十年忽悠学生的本事都用在了我的身上,以至于我要非常仔细地听,才能明白他的意思。我很理解他的用心,他无非是想在维护我姐的面子的同时,让我明白问题的严重性。

不过,与第一件事相比,这件事并没有引起我太大的震惊。我的情商不高,但绝不是全傻。我知道我和我姐的亲昵超过了一般姐弟,我也能感觉到我姐看我的目光有时有些异样。如今我爸告诉我她和我没有血缘关系,我自然能猜到这个结果。

而且,我对我姐也并非完全没有感觉。当她在图书馆安静地读书时,当她穿着淡青色的围裙在家里忙碌时,当她打扮得容光焕发准备和我出门时,我也觉得她非常可爱漂亮;

当她挽着我的手臂漫步时,当她靠着我的肩头小憩时,当她把刚做好的水果沙拉给我品尝,然后眼巴巴地等着我称赞时,我也感到十分幸福;

当她叫我做这做那时,当她嗔怪我不会欣赏她的新衣服时,当她拉着我的手无休止地逛街时,我嘴里虽然抱怨,但心中总是觉得甜蜜。

有时我甚至想:有女朋友的感觉可能就是这样吧?

然而,这些想法只是一闪而过,就像我曾经想吻我姐一样,都是在特殊情景下随感而发的奇怪念头。在我内心,我从未想过让我姐当我的女朋友。这不仅是因为我一直认为她是我的至亲,也是因为我姐的地位特殊。

我姐在我心中是一个非常古怪的混合体。在童年,她像照顾我的妈妈,在小学,她像关心我的姐姐,在中学,她像保护我的父亲,在大学,她又有点像需要我呵护的妹妹,而在我的梦中,她则是那个既迷人又令人恐惧的神秘精灵。

对于这样一个姐姐,我一直不知道如何定义和她的关系。我确信,我是很爱我姐的,我也确信,如果遇到危险,我会毫不犹豫地挡在她身前。但这只是因为她是我最最亲近的亲人,这种亲近感是心理上的,它既与血缘无关,也不涉及男女之情。

所以,当我看到有男生追求她时,当我看到我爸妈张罗着给她介绍男朋友时,我虽然也感到有些失落,但还是乐见其成。同样,如今我爸告诉我我姐喜欢我,我依然选择躲在心中的樊篱之后,因为我实在无法将我对她的复杂感情简单地转化为恋人关系。

此外,我拒接我姐可能还有更深的原因(也可能是最重要的原因。这是我多年之后才想明白的)。我出生在一个典型的中国式中产家庭。父母都是老师(我妈是舞蹈老师),家庭收入一般,但生活异常稳定。我感觉,我从小到大就没离开过大学。我住的是大学的家属小区,上的是大学的附属中小学,然后又直接考进了大学。

我对这种“出门就是学校,回家还是老师和同学”的日子早已厌倦,一心向往着外面的世界。如果我选择我姐,不仅意味着我可能无法走出校门,甚至意味着我连家门都走不出去。


我在向我爸表明态度后,就想去和我姐把事说清,但我爸觉得不妥。他认为我最好先回避一下,等我姐心情平复后再和她见面。我一想也对,就匆匆赶回了学校(我上的是工科大学,不是我爸的学校)。在路上,我极为惴惴不安,觉得对不起我姐,又不知道将来如何面对她。

果然,在随后的日子里,我们家陷入了极度混乱。我姐基本不回家了,给她打电话也不接,就偶尔回个短信,礼貌性地说她没事(那时还没微信)。我爸妈又担心、又着急,但毫无办法,就整天拿我撒气。

我妈一见我就唠叨,说我姐怎么怎么好,我就是瞎了狗眼;我爸则是一脸怒容,一会儿让我去给我姐赔礼道歉,把她找回来,一会儿又让我离我姐远点,赶快滚到深圳去。其实我也很想赶快滚到深圳去,躲开他们无休止的抱怨。

但是,就在我满心期盼时,噩耗传来:我师兄创业失败,公司倒闭了。这特么就尴尬了!当初我师兄跟我说得信誓旦旦,我也以为板上钉钉,所以,什么求职、写简历、考研,我都没准备。如今他打包走人了,却把我晾在一边,成了一个刚毕业就失业的啃老族。

然而,正所谓“一波三折”,就在我快被我爸妈的吐沫星子淹死时,喜讯传来:我以前跟着室友起哄申请的学校居然给我寄来了offer。虽然我当时最想的是上班而不是读书,但出国毕竟也是见世面的好机会,所以我欣然愿往。

得知我这回是真的要滚得远远的了,我爸妈对我的态度好了不少。我姐也回家了,开始帮我准备各种东西。不过,她瘦了很多,脸色苍白得没有血色,显得楚楚可怜,而且她又变回了以前那种安静的样子,话很少,只在必要时才说一两句。

我姐这个状态让我爸妈非常心疼,每次看到我都是怒目而视。我也觉得很愧疚,想和她好好谈谈,但我每次叫她,她只是“嗯”一声;我跟她说话,她只是默默地听;我看她,她总是把视线移开……

我出国那天,我姐没来机场送我,让我很失望,但好在我爸表现得非常积极,又是帮我拎包扛行李,又是“翻过栅栏去买橘子”,把我感动得够呛。


我在国外的头几年过得顺风顺水,读书和找工作都没遇到什么问题。没几年我就贷款买入我的第一个房子,当上了房东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我的感情生活有些磕绊。我当初拒绝我姐时没有任何犹豫,而且事后我还列出了很多理由,让我觉得更是理所当然,但出国后,她突然从我的生活中完全消失了,我还是很不适应,每天早晨在屋中看不到她的身影,心里总是空落落的。

我当时以为这只是想家的结果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为了缓解心中的寂寞,我决定要认真地找个女朋友。

不得不说,如果只从找对象的角度来看,国外的环境确实比国内好。我在国内读书时,读的是一所工科学校,男女生比例高的让人绝望(可笑的是,我爸还不许我在大学谈恋爱),我在家又总是跟我姐在一起,所以我既没有找女朋友的动力,也没有找女朋友的机会。到国外就不同了,身边的女生一下子多起来,而且各种类型都有,真有一种 “看到整个森林”的感觉。

我刚开始也对这种新环境欣喜异常,先后交往好几个女孩,其中不乏妖娆的姑娘。但我逐渐发现,现实与想象完全不是一回事,不仅那些女孩远不像我想像中那样开放和喜欢冒险刺激,甚至连我自己也远不像我想像中那样开放和喜欢冒险刺激。我少年时的那些憧憬和梦想在现实面前,显得那么不切实际和幼稚可笑。

至于那些女孩,她们基本都比我小好几岁,只是玩玩而已,即便有一两个认真的,也觉得我不踏实,整天想着开公司赚大钱,不是当老公的材料。记得一个说话很耿直的广东妹子在跟我分手时,用她那抑扬顿挫的广普教训我:“俚介果仁也就活以读读书,其他细一概唔会做!”我当时对她的话嗤之以鼻:一个只知道买化妆品、买包包的小丫头片子懂什么!但后来我才发现,她实在是个未卜先知的高人。


由于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女朋友,我开始越来越想我姐,有事没事都会给她打电话。我姐对我的冷战早已被时间和距离消磨殆尽,我们又成了煲电话粥的密友,只是为了避免尴尬,我们都刻意避开双方的感情生活。

每次和我姐打完电话,我都感到心情愉快,但对她的思念也会变得更加浓烈。我和我姐并没有什么肌肤之亲,最多也就是拉拉手,相互依偎,但这些似乎比我那些干柴烈火的经历更能让我回味。我有一件衬衫,是我看着我姐亲手把它叠好放入我的行囊。每次看到它,我总能想起我姐那双修长的手在上面摩挲的情景,以至于我一直保持它原来的样子,迟迟不愿打开。

有时我想久了,也会对自己说:干什么要在这里胡思乱想,干脆买张机票,直接回国当面请求她的原谅好了,反正她又不是我的亲姐!但是,每当我出现这个念头,什么“复杂情感”、“人生理想”、“我爸的封建脑瓜”等问题就会纷至沓来,弄得我头昏脑胀。最后,我只能自己安慰自己:别瞎想了,还是先创业再说。

关于我的创业血泪史,我还可以写一个一万多字的故事,这里就不详细展开骗取大家的同情了。

简单来说,我先后经历了三次创业。

第一次,我还在公司上班,只是和几个朋友在业余时间注册了一个公司练练手。因为大家都没太用心,拖拖拉拉混了一年多就关门了。

第二次是在我工作了几年熟悉业务之后。我辞掉了工作,和两个朋友一起创业。公司刚开始发展得还行,但两年后就在IT Outsourcing的大潮中败下阵来。

后来我不服输,卖掉房子自己单干,结果这次最惨,只坚持了九个月。然后,我的“幸福生活”就来了。房东、物业、几个员工外加一帮远在马尼拉的菲律宾人(我做的也是外包),每天组团找我要钱,逼得我把能卖的都卖了,最后不得不在加油站和7-11连续上四个多月的夜班,才把窟窿给堵上(当然还有朋友帮忙)。

创业失败和长时间熬夜工作弄得我几乎崩溃,当时我经常想,如果我上夜班遇到劫匪拿枪冲进来,我一定不认怂,就上去跟他拼了!因此,有一阵子我对每个长相凶恶的顾客都是怒目而视。不幸的是(或者说幸运的是),我一个劫匪也没遇到,倒是接到了几个人的投诉,抱怨我的intimidating face,其中一人还因为太紧张忘了拿他的chocolate bar。


经历这次失败,我算是彻底歇心,再也不敢做什么不切实际的白日梦,老老实实地重新找工作。讽刺的是,我的新工作的顶头上司居然还是我以前的Team leader(他也跳槽了),但我的同事都已经换成比我小五六岁的年轻人了。这种被啪啪打脸的感觉,现在想起来都觉得酸爽。

在那段艰苦岁月里,我想的最多的就是我姐,我曾经无数次在想象中向她倾诉我的艰辛,但在现实中我又怎么敢告诉她实情。常言说得好:“自己装的逼,含着泪也要装完。”我自己搞出的这点破事,怎么还敢让我姐和我爸妈担惊受怕?所以,我每次给我姐打电话,都是寥寥数语就赶快挂断,生怕言多语失露出破绽。

直到我再次找到工作,我才有了点底气,盘算着一放年假就回国,到时再向他们讲述我的传奇经历,顺便说服我姐也来国外发展。

然而,就在我还在做着合家团圆的美梦时,我妈的一个电话就把我踢回了血淋淋的现实:我姐要结婚了,让我回去参加她的婚礼。

我刚接电话时就感觉有人在我头上重重地打了一棒子,脑中瞬间一片混乱:我姐不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对象么,怎么这次一下子就要结婚了?由于我一直处于懵圈状态,我妈絮絮叨叨地说了老半天,我都没有做出什么反应。

但我一放下电话,就立刻感到不对劲,心口似乎被人戳了了个洞,然后一点点扩大,那种感觉不知道是手撕还是刀割,身体也开始发飘,晃悠悠地有些站立不定。长久以来,我一直以为我和我姐会像其他姐弟一样,终将各自成家立业,所以,尽管我每天都在想她,却总不愿意面对她,甚至在我重新安定之后,我想的还是“从长计议”,而不是认真考虑如何解决我和她的问题,可如今我姐真要嫁与他人,我才意识到大祸临头,我生命中最为珍贵的东西正要离我而去。

我在屋中抓耳挠腮、坐立不安了好久,终于又抓起电话,向我妈确认情况。可是,这个电话不打还好,一打更让我绝望。我妈说,我未来的姐夫是我们的师兄(我爸教过的年长学生都是我们的师兄师姐),比我姐大三岁,也在大学工作,为人非常踏实稳重,好学上进,前途一片光明,而且他对我姐特别好,已经追了她两年多,现在总算是功德圆满要结婚了。

我妈的话让我的心一次又一次地往下沉,但我还是有一丝侥幸,死抓着电话不肯放下,不停地问东问西。最后,我妈被我问得警觉起来,很严厉地警告我:千万不准犯混,千万不准再对我姐有什么想法,我已经对不起我姐一次,这次决不能再破坏她的好事!

我妈的警告就像那年流行的冰桶,冰凉刺骨地浇灭了我的所有希望。

是呀,我已经对不起我姐一次,我还有什么资格干涉她的事情?

这么多年,我交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,我还有什么资格对她有想法?

这么多年,我在国外瞎折腾,未曾为她付出一丝一毫,未曾给她任何希望,如今她终于找到自己心爱的人要结婚了,我还有什么资格不愿她嫁人?

这么多年,我只想着自己的感受,只想着实现自己那些可笑的梦想,却丝毫没有考虑她的情感。明明知道她会伤心欲绝,却残忍地拒绝她;明明天天想着她,却不敢向她表达;明明想和她朝夕相伴,却逃得和她远隔天涯。在她寂寞时,我没有陪伴她,在她伤心时,我没有安慰她,在她遇到困难时,我甚至没有给她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。像我这样自私怯懦的人,还有什么资格扭捏作态,为她嫁给别人而难过心痛?

这些想法让我浑身冰冷,万念俱灰,但心中的痛却挥之不去,如同钝刀一般剜割着我的每一寸神经。我想哭,但眼睛涩涩的,没有一滴眼泪,我想砸东西发泄,但手臂软软的,没有一丝力气……

在那晚之后,我就像一个被判了死刑的囚徒,明知道自己厄运将至,却毫无办法。我请假、订机票、买礼物……一点点地把自己脖子上的绞索收紧,一天天数着自己的死期。

终于,我在婚礼上见到了我姐,她还是那么年轻漂亮。她穿着洁白的婚纱,笑盈盈地站在她的恋人身边,一双没有眼镜遮挡的大眼睛明亮而迷人,里面满满都是幸福的光。这种眼神是那么让我熟悉,又是那么让我陌生,它曾经属于那个倚在我肩头的女孩,如今却挂在别人新娘的脸上。

是夜,我枯坐在我姐人去屋空的房间,在悔恨和回忆中昏昏睡去。迷离之间,我似乎又走入了我少年时的幻梦,只是梦的色调不再幽暗诡异。柔和的阳光照在嫩绿的草地上,五彩斑斓的蝴蝶在花间飞舞,一切都显得那么静谧祥和。我转过一片花丛,看到了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美丽女孩,她穿着白色的长裙,静静地坐在我前面不远的地方,微笑着看着我,目光清澈而安详。这个场景让我迷恋陶醉,又自惭形秽,我不敢张口喊她,只是痴痴地和她对望,希望就这样永远不要醒来,直到地老天荒。

可是,我还是醒了,陪伴我的,是满脸的泪水和清冷的月光。







多年后,我已经娶妻生子,对我姐的情感也已经化为我内心深处的美好记忆,而我姐则成了一个幸福的少妇,每天像只勤劳的燕子为她的丈夫和女儿忙忙碌碌。

一天,我看她打扮得很漂亮,就问她:老姐,你戴美瞳这么好看,为什么当年就突然不戴了?

我姐被我问得有些不好意思,笑了笑说:当时我以为你不喜欢。

点亮
0
复印
7
主题列表
查看全部
只看作者回帖
只看我的回帖
[转载]亲姐弟之间要不要避嫌? 125.111.80.* 2019-3-13 21:11[] <15943字> 0复印7
爽!哈哈哈哈 贾思闻 2019-3-13 21:19[] <空> 0复印0
转这种破文,不就是想日么 adawar 2019-3-13 21:28[] <空> 0复印0
还真看完了 晓城 2019-3-13 21:32[] <5字> 0复印0
真的假的 深山农夫 2019-3-13 23:00[] <空> 0复印0
这也信,都是编的 火捏哒哒滚 2019-3-14 3:22[] <空> 0复印5
这也信,都是编的 快乐风 2019-3-14 7:14[] <空> 0复印0
整篇看下来.没看到乱伦. ggmm55 2019-3-14 7:29[] <空> 0复印0
这也信,都是编的 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2019-3-14 7:32[] <空> 0复印0
***本帖内容不适合公开显示*** 落寂孤妖 2019-3-14 8:44[] <12字> 0复印0
这也信,都是编的 流光飞舞 2019-3-14 9:22[] <空> 0复印0
md 看小说都没这么惊心动魄 高贵的邪恶 2019-3-14 9:44[] <空> 0复印0
***本帖内容不适合公开显示*** 紫菜饭团 2019-3-14 10:00[] <空> 0复印0
我们喜欢另一个版本的 低烧 2019-3-14 10:03[] <空> 0复印0
有吗? 紫菜饭团 2019-3-14 10:09[] <空> 0复印0
有吗? 流光飞舞 2019-3-14 10:23[] <空> 0复印0
太长了,都没心情看完 下雨要收衣 2019-3-14 10:36[] <空> 0复印0
结局不是换手机屏幕多少钱,差评 河浪 2019-3-14 10:35[] <空> 0复印0
对啊,难道主角是楼主 鄞州古蔺 2019-3-14 10:40[] <空> 0复印0
1024分舵名副其实啊 fifa 2019-3-14 11:49[] <空> 0复印0
我想重新创业,请问挖掘机技术哪家强? 鄞州古蔺 2019-3-14 13:59[] <空> 0复印0
我居然看完了…… 申斯通 2019-3-14 16:33[] <空> 0复印0
这也信,都是编的 金刚狼 2019-3-14 16:54[] <空> 0复印0
太长了,看了几段字变小了就懒的看了 幽灵V海 2019-3-14 17:34[] <24字> 0复印0
这也信,都是编的 即兴之路 2019-3-15 10:43[] <空> 0复印0
文采很棒 总版主 2019-3-15 15:31[] <空> 0复印0
看完了,估计30岁前的爱情。 江南小女子 2019-3-15 17:26[] <14字> 0复印0
您未登录,不能回复主题,点击登录并回复此主题